昵称什么都还是吃了吧

蔡师兄你放心我有朝一日肯定能把你从点香阁里赎出来(华武了解一下?)

来自去不了展子人士的哭泣.·´¯`(>▂<)´¯`·.

苜菽蔬:

来一波激情repo!!感受到了大噶的热情!!!送了好多好多好多东西!光是明信片都摆满了一床啦!!面基了很多美少女!感谢日夜为我们加班加点操劳加印的麻总|。・㉨・)っ♡这次没怎么逛展子基本上都是坐在摊上【实在出不去(。】所以没有上次那么辛苦,回来的时候感觉还有半管血2333大概拍了70%有些东西太杂乱就不摆啦,大噶送的都很可爱很喜欢!!!这个小扇子太喜欢了,好多人问这个扇子卖不卖,都很倔强的回答“我的,不买!_(•̀ω•́ 」∠)_”

哈哈哈哈我以后有是有师傅的人了!

岁月是把杀猪刀

阴影影:

20年前金陵第一花魁梁妈妈了解一下。

新年

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了。
 
清晨的一缕光芒透过厚厚的云层,撒在般若脸上。
 
睁开眼眸,露出赭红的双眸。
 
起身草草的将黑发束起,披上外套,推开房门。
 
庭院早已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,当然,只有起的早的式神才能看到,现在已经被小纸人打扫干净了。
 
寮里张灯结彩,晴明他们也换上了厚厚的冬装。
 
因为是新年,晴明给大家放了个假,可以随便玩。
 
依照般若的性子,当然是要出去浪一番。
 
般若来到了清水寺,那里有许多穿着水干的平民和穿着裳唐衣、直衣或束带的贵族男女。
 
来来往往的人群,熙熙攘攘,热热闹闹。
 
忽然,般若瞥到一抹红色的身影。
 
高高束起的马尾,橘红的眸子,华丽的衣裳,象牙白的大长腿,让不少人都垂涎欲滴,却因为少女手中巨大的红色太刀而不敢上前,只是偷偷用余光瞄着。
 
妖刀姬很是烦躁,当然,般若也很烦躁。
 
他/她自然是感觉得到那些人眼光中的含义。
 
很简单,也很恶心,无非就是「啧啧,真是极品啊」「滋味定是不错」「还是雏吧,真想尝尝那鲜美的滋味,比起家里那婆娘的肯定好上几百倍」
 
般若很想捏死这帮人。
 
不不不,捏死还不够。
 
应该活活把他们身上的皮剥下来,尤其是脸那里。
 
然后把他们浸泡在酒里,而且,一定要用人类的烈酒。
 
要不要再把他们的四肢撕下来?

听着他们的痛苦的哀嚎、绝望的求饶,那感觉一定很爽。
 
但是般若生生忍住了这股冲动。
作为式神,是不能轻易伤害人类的。
 
他挤了过去,抓住妖刀姬的手,带着她跑开了。一直跑到锦云溪才停下。
 
「般若?你干嘛突然拉我啊……」妖刀姬只看到少年突然向她挤来,然后就被他拉着跑起来。
 
「你问我干什么?那些人那么看着你!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们眼神里的含义!」提高音调,语气就莫名其妙的冲了起来。
 
「你吼我干什么!他们看他们的,又不会真对我怎样!」
 
「那你就那么让他们看着?也不提醒他们一下?你看看他们的眼神多让人不爽!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是多么的想杀了他们!」
 
「我……」忽然心中十分悲伤,眼泪说下就下来了。
 
「妖刀,你,你别哭啊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不吼你了……」好不容易才聚起来的气势瞬间垮了,「我真的错了,你别哭了。我只是看那些人的眼神不爽,而且又感觉你对此毫不在乎才生气的……你别哭了」

「噗……你是觉得我不了解那些人的想法吗?」妖刀姬自然理解般若的所思所想,只是她想让他说出来而已。

正在此时,天空中传来一声炸响,一朵紫色的烟花在天空中绽开。

紧接着,天空中接二连三的炸开数朵烟花,照亮了一片天。

此时,寺庙中也响起了阵阵钟声。。

大晦日午夜,平安京各处寺庙钟声响起108下,象征驱除108个魔鬼和烦恼,人们则静坐聆听“除夜之钟”,钟声停歇则意味着新年到来。

般若的声音伴随着钟声响起,说出了他一直想对她说出的话

「妖刀,我喜欢你啊」

【般刀】花吐症梗

cp般刀 短篇 大概严重ooc
----------
妖刀姬生病了。
是花吐症。
花吐症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一个月内死去。
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
初此之外,没有任何解决方法。
妖刀姬愣愣的看着掌中带着血色的金色蝴蝶兰。
这蝴蝶兰的样子很奇怪。
比一般的蝴蝶兰要大上很多。
没了普通蝴蝶兰的柔和,花瓣由半圆变为了三角形,倒是与蛇头蝶有些相似。
原来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吗……
真是神奇。
明明和他没有太多交集的。
都没和自己说过几句话,之前只是觉得他比别人特别些而已。
究竟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呢?
想了半天,终是没想出来个结果,干脆不想。
开门出了房间,寮里气氛与往常无二。她却四处看了看。
她在看般若在哪里。
是的,她要躲着般若。他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自己生了病。
索性没有。她便被叫去打魂十了。
一场魂十打下来,微微有些累,摸摸头上薄薄一层汗。
啧,生了病,体力也下降了。
真是烦。
第二天,妖刀姬去找了晴明。
「你要外出做委托任务?」
「是的,晴明大人」
一开口,嘴里便止不住的冒出花朵。
「这是……花吐症?」
「……」
「那个人是谁?」
「……」
「你为什么不说?」晴明有些烦躁「你会死的!」
「……」
「唉……罢了罢了,你不愿说那就随你吧」微皱眉头「正好黑夜山有个委托,要求人数不多,你去吧」
妖刀姬去做委托任务了。
按理来说,黑夜山的委托任务不会有多大难度,最多也就去一个星期。
可是三个星期过去了,妖刀姬还没回来。
寮中的大家们都很担心。
少数几个除外。
般若就是那少数几个中的其中一个。
在他看来,妖刀姬和他并没有交集。
他何必为了一个没有交集的人浪费感情?
呵,可笑。
再过一天就要过去一个月的时候。
妖刀姬回来了。
她的身上都是伤,盔甲也失去了光泽。
与她关系好的式神都来关心她。
「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?」「你终于回来了!」「大家都很担心你呢。」
是……吗?
可是她明明看到,有几个身影根本就没有看向她。
比如那个眼中只有大义的大天狗,素来对谁都是冷冰冰的荒,再比如……她喜欢的那个人。
连余光都没有。
她笑笑,努力把喉头的花都咽到肚中。告诉大家,她没事。
好难受啊……
今天晚上是她最后一个晚上了。
回到屋中,关上门,妖刀姬猛的咳嗽起来,将之前强咽下去的花全都咳了出来。
夜里,妖刀姬不再压抑自己。不停地说着没有人倾听的话。
她不知道说了有什么用,不说又会怎样,她只是拼命地说,拼命地说着。
仿佛是最后的爆发。
早上,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,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。
青行灯来到妖刀姬的房前「刀刀,我们出去玩吧,我跟你说,你不在的时候,我找到了好多故事呢!」
没有回应。
「干什么呢?都不理我。我进去了哦。」青行灯说着不安的推门。
门开了。
满地的金与红色入眼,阳光照着,越发的耀眼了起来。
金的是花,红的是还未干透的血迹。
妖刀姬死了。
没有丝毫的预兆。
因为就在她走的前一天晚上,她还好好的。
啧,死了个式神而已,这么大张旗鼓的干嘛。
般若与大家一样,跟着晴明为妖刀祝福。
青坊主在念经。
一目连在用风守护她。
很多式神在哭泣。
那是一种叫「伤心」的情绪。
般若感受不到,所以他理解不了。
其他的式神因为晴明的缘故,都有了起码的情绪,像有了心似的。
可是般若不同。
自从被那个人,他曾经最好的朋友背叛了之后,他再也没感受到过情绪了。
那滔天的绝望和愤怒是他最后的情绪。
妖刀姬走了一个月后。
除了青行灯、雪女,再没有式神提起她。
就好像她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般若抬头望了望天,纯净的像水晶一样。
今天的寮里,依旧平静安宁呢。